当前位置: 富彩彩票 > 联系我们 >

1974年得知王震要来看望, 许世友亲自迎接, 当场惊讶: 他不叫王震

时间:2022-07-02 16:46来源:富彩彩票 点击:

1974年年初,许世友的秘书孙洪宪接到一通电话,称有人要来看望许世友。放下电话,孙洪宪立刻向许世友报告:“北京的王震要来看望首长。”

许世友高兴极了,他与王震将军是很好的朋友,而且许世友待客也有自己的规矩:

上将军衔,他必定到门口亲自迎接;中将军衔及以下,他就在楼上客厅等候。

许世友早早来到门口等候王震将军的到来,结果来人出现,许世友当场惊讶,还用眼神看了看秘书,似乎在诉说着不可思议。

当时秘书孙洪宪还不知道哪里有问题,一直到客人走了,许世友才严肃地说道:“笨蛋,连王震和王诤都分不清,他不叫王震,叫王诤。”孙洪宪这才明白,原来竟是自己粗心大意,搞错了人。

王诤,曾经的国民党中尉报务员,毛主席口中的“通信祖师爷”,令人尊敬的开国中将,他与王震将军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......

图|毛主席与许世友

“没有他就没有这次战役的胜利”

1930年10月,蒋介石纠集了12万重兵,以当时的江西省主席鲁涤平为总司令,以江西省“剿匪”总指挥张辉瓒为前线总司令,第一次大规模围攻中央革命根据地,企图“消灭”工农红军。

12月,张辉瓒等三个师占领富田、东固、龙冈、源头一带,年轻的毛主席抓住战机,从中间突破歼灭张辉瓒部。

12月30日,毛主席、朱德一起登上小别山,在小别山设下口袋阵,张辉瓒率重兵陷入重围,张师各部乱成一团,张辉瓒被俘,全师九千余人都为红军消灭或俘虏。

当时红军队伍中没有电台,更没有会用电台的人,而在被俘国军中,就有9名电台人员,以及1部电台,这正好弥补红军的“不足”。

毛主席、朱德叫来参谋处长郭化若,让他在被俘电台人员中想想办法,希望能为我们所用。就这样,郭化若与被俘的电台人员一一谈话,向他们宣传红军的优待政策,诚恳希望他们能加入红军。

图|毛主席与朱德

郭化若表示,就算想回家的,也会发给他们路费。在召集几位电台人员开会的会议上,郭化若说“愿意留下来参加红军的请举手”,一双手缓缓举了起来。

举手的人正是国民党中尉报务员吴人鉴。

21岁的吴人鉴出生于江苏武进,毕业于黄埔六期无线电科,1929年吴人鉴奉学校之令,提前离校,先后被分配到国民党第九师、五十一师、十八师,担任无线电台报务员。

在国民党军队中,吴人鉴先被授予少尉军衔,后来又晋升为中尉军衔。

被俘后,吴人鉴渐渐了解红军的政策,决意加入红军,为了表明自己重新开始革命道路的决心,同时也担心亲友被国民党迫害,吴人鉴为自己改了一个全新的名字——王诤。

图|青年时代的王诤

1931年1月,毛主席、朱德在红军总部接见王诤等新红军战士,毛主席、朱老总表示,无线电通信工作十分重要。朱老总鼓励大家:

“你们先把工作搞起来,不要看红军现在没有电台,无论大小武器装备,凡是敌人有的,红军也会有......革命事业是会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。”

王诤听着朱老总的话语,满怀信心,并将这些话深深铭刻于脑海之中。

毛主席热情地与王诤握手,欢迎他们的加入:“欢迎你们当红军,希望你们好好地为红军建立无线电通信努力工作。”

被缴获的那个电台损坏了不少,只剩下发报的功能,王诤告诉郭化若,这台电报可以用来收听新闻、侦听情报。

王诤就用这个残损的电台设立红军队伍中第一部无线电侦察台,电台可以接收到国民党中央社的消息。

当毛主席看到电台抄录后,十分高兴,还说道:“这是不是报纸的报纸啊?”后来,郭化若为这种抄收中央社新闻电讯稿的常规工作起名为“参考消息”,也就是新华社《参考消息》的前身。

图|毛主席

与此同时,红军在作战中缴获15瓦电台1部、电话总机3部、电话单机20余部,在之前只有一台破旧电台的基础上,增加了大量通信设备,物力、人力都已齐备,毛主席、朱德当即下令:

“建立无线电通信,加速培养我们自己的无线电技术人员。”

1月中旬,红军的第一个无线电通信队成立,王诤被任命为队长。

毛主席特意下令,每个月要给王诤50块银元的技术津贴,要知道,就连毛主席都只有5块银元的津贴,毛主席的这份认可与看重,让王诤深深感动。他主动提出,免去全部的技术津贴。

三个月后,蒋介石再次纠集军队,向中央苏区发动第二次“围剿”,王诤的无线电通信队就派上了用场。

图|毛主席

毛主席、朱老总下令,让电台实时侦听敌军的动向,彼时国民党军甚至没想到,红军已经启用电台,所以他们掉以轻心,仍然使用明码联络,自以为这些信息不会落到红军的手中,敌军的轻狂反倒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通过电台侦听,王诤得知国民党军第二十八师的一个重要情报,敌军师部电台向吉安留守处电台发出电报:“我们现驻富田,明晨出发。”出发点为:“东固。”

红军总部驻地正是在东固,王诤一得知这个消息,立刻向毛主席、朱老总汇报,而毛主席、朱老总也立刻判断战局,迅速作出决断:占据东固有利地形。

有了王诤的情报,红军及时设下埋伏,等敌军进入红军的伏击圈,红军立刻开展突袭,与敌人展开激战,一鼓作气,拿下几场战役的胜利,并成功粉碎敌人的第二次“围剿”。

图|王诤与同机要情报系统主要负责同志合影,左起: 李质忠、叶子龙、王诤、童小鹏

战后的庆功大会上,毛主席专程将王诤请上主席台:

“没有他就没有这次战役的胜利。自从他加入红军,一下子使我们有了千里眼、顺风耳,这可是克敌制胜的一大法宝。”

王诤还发起建立了红军的第一个广播电台——红色中华通讯社,也就是新华社的前身。

1933年,王诤作为通信兵的代表,与罗瑞卿、陈毅、张云逸等人一同被授予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二级红星奖章”。

“等解放战争结束后,要给王诤颁发一枚最大的奖章!”

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中,王诤都为革命事业作出莫大的贡献。

1934年,中革军委通信联络局(后改称三局)成立,王诤担任局长,也是在这一年,他为革命所做的工作被认可,王诤加入共产党。

电台越来越多,人员越来越多,王诤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。

1940年,王诤倡导创办通信刊物《通信战士》,亲自写了发刊词,毛主席题写刊名。

1947年3月初,王诤率领的三局总台收到情报:“闪击延安。”国民党军即将来袭,王诤将此消息上报,毛主席、周恩来立刻做出部署,撤离延安。

图|延安

而党中央刚刚从延安撤出后,王诤的住处还没有被安排好,毛主席就将他叫到自己的住处。

王诤过去的时候,毛主席和周恩来正紧紧盯着一幅地图,毛主席敞着上衣,眉头紧皱,周恩来也是一幅沉思的模样,一只手还在地图上圈注这什么。

王诤从事电台工作已经许多年了,他敏锐地察觉到,接下来肯定又有什么大的行动了。

一路走来,他早已习惯了毛主席、周恩来的工作习惯,就站在旁边静静等着,不打扰,不插话。空气沉静了好一会,毛主席又与周恩来说了些什么,周恩来拿起文件夹,迅速写字,然后递到毛主席的手上。

毛主席看完加了几笔,又递回给周恩来,周恩来这才拿着文件夹,走到等候许久的王诤的身边,将文件夹递给他。

那是一份要发给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的特急电报,电报的右上角写着4个英文字母“A”,后边附了一个“毛”字,这意味着,这份电报很紧急,很重要。

翻译过来是:这是一份由毛主席亲自交待的特急电报,不超过3小时必须送到彭德怀司令的手上。

图|毛主席与周恩来

彼时胡宗南来到只剩下空城的延安,愈发狂妄,毛主席、周恩来在转移过程中发现青化砭地势狭长,两侧都为土山,十分适合伏击敌人,战机刻不容缓,他们立刻下令,让彭德怀率西野在青化砭设下伏击,以求消灭敌军三十一旅。

王诤深感电报的重要性,拿到任务后,直奔驻地,,架好天线,连好电源,准备与西北野战军司令部联系。

常言道,越着急,越容易出事。当报务员着急给彭德怀发去电报时,电台发信机的一只灯泡却因为连日颠簸被震坏,这让报务员更加着急。

王诤安慰不要着急,立刻寻求解决办法,周恩来也走进报房,查看情况,灯泡要立刻赶到三十里外的徐家沟去取,报务员就先侦听敌军的电报。

图|毛主席与周恩来

从电台侦听到,敌二十九军军部正着急地向胡宗南总部喊话,说延安没有人,没有粮,这早在毛主席的战略部署之内,可见毛主席的高明之处,胡宗南美滋滋地以为他拿下延安,殊不知他拿下的只是一个空城。

报务员立刻将这个好消息汇报给毛主席、周恩来,毛主席笑着说道:“好得很,胡宗南本想到延安发一笔大财,结果情况不妙,要饿肚皮咯。”

“要不是有一条延河,胡宗南恐怕连水都没得喝了。”一旁的周恩来笑着说道。

当大家为此高兴不已时,发信机的灯泡也回来了,王诤赶紧安排报务员向西北野战军司令部发电报,彭德怀及时收到毛主席、周恩来的命令,设下口袋阵,打了敌三十一旅一个措手不及。

这一次的“突发事件”,虽然没有酿成什么不好的后果,却让王诤更加明白肩上的重大责任,此后,为了保护电台,王诤坐车时都要把机器紧紧抱到怀里,以防机器损失,然后影响战局。

从加入红军之后,王诤陪伴着我军的通信队伍一点点发展壮大,毛主席说:

“等解放战争结束后,要给王诤颁发一枚最大的奖章!”

图|王诤(左)与战友

“等到将来胜利了,全国的电台都让你们来管”

建国后,中央军委通信部成立,王诤担任部长,还记得当年他刚刚加入红军的时候,毛主席说“等到将来胜利了,全国的电台都让你们来管。”如今,这句话真正成为了现实。

他依然全心全意扑到祖国的通信建设事业上,不仅学知识,搞创新,还吸纳、重用人才,在王诤的带领下,通信兵电子科学研究所建立,无线电、半导体等新兴专业不断发展,通信事业发展到了全新的高度。

1963年,四机部成立,王诤担任部长,统领全国电子工业发展,他组织四机部第十研究所,先后研制出短波单边带电台样机、全系列单边带短波电台,他做出的贡献,大家都有目共睹。

图|王诤故居

等到了七十年代,毛主席、周恩来年事已高,身体也大不如前,1973年,周恩来拖着病体,将王诤叫到西花厅,将一张尼克松访华时送的照片递给王诤。

照片里是一张卫星通信地球站的图片,周恩来说:“你忙成这样子,我实在不忍心再给你加担子了,可是这件事,非你莫属。”

他问王诤这种设备我们能不能制造,王诤当即表示:“三年内我们可以把地球站造出来!”

周恩来总理向来是个严谨的人,他问王诤:“包不包括1973年?”

“包括,1975年底拿出我们自制的卫星通信地球站。”王诤信誓旦旦地说道,那天,王诤与周恩来在西花厅吃饭,也留下了对未来的展望。

图|周恩来总理

1975年12月,我国自行设计、试制的全部国产化的模拟式卫星通信地球站问世,此时周恩来病情严重,住在医院,王诤专程去医院看周恩来,告诉他这个好消息。

周恩来已经很虚弱了,他努力地睁开双眼,对王诤说道:“为期三年,言而有信,谢谢你们。三年了,终于见到了。”

周恩来很高兴,还说要为此开个庆祝大会,王诤赶紧回答:“是的,叶帅已经有安排。”

那天周恩来的心情很好,还笑着对王诤说道:“12月26日,给毛主席生日献礼。”12月26日当天,庆祝大会在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,以此来庆祝我国建设事业的新进步。

当王诤刚刚实现对周恩来的承诺,在1976年年初,周恩来总理就与世长辞。从此,王诤带着周总理的期待,继续为祖国的建设事业而奋斗。

图|周恩来总理

“幸亏我和他熟,不然非出洋相不可!”

多年来,他一直那样兢兢业业,毛主席说他是“通信祖师爷”,可很多人却不知他的名字。

很显然,“王诤”这个名字,与“王震”颇为相似,总是会被人搞混,也因此引发不少故事。

1974年年初,时任国家第四机械工业部部长的王诤到广州公干,住在珠江宾馆,他通过宾馆给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打电话,说要来看望许世友。

接电话的是许世友的秘书孙洪宪,电话中声音没听清,孙洪宪将王诤听成王震,于是立刻向许世友报告:“北京的王震要来看望首长。”

一得知王震要来,许世友喜不自胜,要知道,他与王震也是极好的朋友,而且许世友待客也有自己的规矩:

上将军衔,他必定到门口亲自迎接;中将军衔及以下,他就在楼上客厅等候。

图|许世友

1955年,王震被授予上将军衔,王诤被授予中将军衔。许世友激动地来到门口迎接“王震”,结果一看来人,许世友当场惊讶,还用眼神看了看秘书孙洪宪。

此时的孙洪宪还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,好在许世友与王诤也是故交,一起从革命年代走到和平岁月,二人此番相见,同样高兴不已。

直到许世友送别王诤,才转过身对秘书孙洪宪说道:“笨蛋,连王震和王诤都分不清,他不叫王震,叫王诤。”

孙洪宪这才明白,原来竟是自己粗心大意,搞错了人。许世友告诉孙洪宪,也告诉身边的工作人员:

“王诤,我军的通信专家,毛主席说他是通信祖师爷,幸亏我和他熟,不然非出洋相不可!”

从此,许世友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牢牢记住“王诤”的名字。后来,许世友再与王震见面,专程将此事讲给他听,王震被逗得哈哈大笑。

图|王震

而王震与王诤也早已相识许久。1933年,王震在湘赣苏区缴获一部电台,因为部队中没有人会使用,王震只能找到时任中央红军无线电大队大队长的王诤,让他帮忙解决电台的工作。

长征结束后,红军抵达延安,彼时王诤任中革军委第三局局长,主要负责通信联络保障工作;

而王震则任八路军第一二〇师军政委员会委员,第一二〇师三五九旅副旅长等职,率部作战,受到朱德、彭德怀等同志的高度赞扬。

王震与王诤虽然在不同的岗位,但两人名字相近,交往频繁,他们在长期的革命岁月中结下深刻情谊,这份情谊,一直延续了很多年。

这桩认错名的趣事成为许世友、王震、王诤几位好友之间的“美谈”。

图|王诤

1978年,身患重病的王诤仍然忙着工作,王震来看他,王诤说话已经很困难了,却还是要向王震表达电子对抗的重要性,他依旧忧心着通信领域的发展。

8月,王诤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,包括王震在内的多位老战友守在病房外,关心王诤的病情,医护人员劝年迈的王震回去,王震却迟迟不肯离去。

翌日,即1978年8月13日,王诤因病逝世,叶剑英为其主持追悼会。

王诤逝世后,王震悲痛不已,为王诤题词:

“王诤同志是红军无线电通讯(信)的功臣,尤其是一位重视现代电子学的视线广阔的科学家。”

希望后人能清楚地记得他的名字,记得他为祖国做出的贡献,如许世友所言:

他不叫王震,他叫王诤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富彩彩票平台,富彩彩票官网,富彩彩票网址,富彩彩票下载,富彩彩票app,富彩彩票开户,富彩彩票投注,富彩彩票购彩,富彩彩票注册,富彩彩票登录,富彩彩票邀请码,富彩彩票技巧,富彩彩票手机版,富彩彩票靠谱吗,富彩彩票走势图,富彩彩票开奖结果